乩蕲

请叫我祭旗。
狙射树枭真好啊……

引子

(只有pm,与神接触即为罪过,在一个湖边有一群水系和一群草系在相爱相杀)
美梦神
1
“潺潺之丘的名字里虽有丘字,但事实上,它曾是最大的火山群。当然,现在是最大的火山堰塞湖群。喜好淡水的大型水pm族群几乎都在这里居住,所以这里也形成了和陆地不一样的规则。

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领主—wishiwashi,大多生活在此的pm都见过他,但就算是原盖海龟中年纪最大的组长,也不清楚他到底是哪一种pm。我也见过他几次,按理来说他庞大而幽蓝的身体应该是极好辨认的,但我查过的任何资料都没有关于他的种族的记载,仅有的一点是一本特性学说里推测可能和弱丁鱼有些许关联,但这又怎么可能呢?与其相信这个,还不如相信他是变异的吼鲸王。

闲话到此为止,目的地快要到了,我,lotab,一个倒霉的莲叶童子,正要作为白刃的代表,去那水下世界和某位地位不低的pm(可能是我最怕的利牙鱼)交涉关于引渡一名美纳斯的问题。”

我无视掉和我一起搭顺风车的弱丁鱼的诧异目光,用小短手艰难的关掉防水录音笔,谁又没点个人爱好呢?



2
这tm就很尴尬了……谁知道路上遇见的弱丁鱼竟是个公务员。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在塔楼前刷脸上班(靠的当然是记忆力爆炸但不用在正地方的河马王),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蓄意跟踪我一路到维亚塔,好搞个炸弹式恐怖袭击以表对领主的不满。

更尴尬的事情发生了……这公务员居然是我这次谈判的对象!不愧是公务员,面不改色的打破了气氛:“虽然你的目的我差不多知道了,但是还是麻烦你详细的跟我说明下。”这小小的代理领主一本正经的看着我,可我却丝毫严肃不起来,因为我对弱丁鱼的印象只有剧院里的滑稽小丑而已。

但我作为白刃的一员、陆地于湖泊的交流大使,还是有着优秀的职业操守的。“白刃一直希望于潺潺之丘的领主打开友好交流的通路,而这一回,正是一个好机会。有一名叫做milocit的美纳斯在陆地上售卖禁花:葛拉西蒂亚,我们听说他现在正在领主的巢穴,白刃方面希望就此与领主wishiwashi进行合作,领主大人把他驱逐到岸边,然后我们白刃的草系小分队就会把他一举拿下。”
对面的弱丁鱼似乎动摇了,他晃着尾巴,突然又笑了起来:“好啊。”



3
milocit的眼前一片黑暗。实际上,他一点也不慌张,反道为一会儿迎接自己的草系们默哀起来。

眼前碍事的水草终于被拿下来了,与此同时,脱离湖泊的短暂不适感也涌了上来。不需要观察,美纳斯凭借战斗的本能释放了暴风雪。本能同时也告诉他这并不能给敌人带来重创,他只需要自己快一点…或对手慢点。异色的身体是白风中的最好伪装 ,粗略一扫…五个,真没新意,趁其还未反应过来,轻易的掉回了湖中。



4
围观的弱丁鱼迎了上来:“说好的下马威你怎么放暴风雪?!对面都是草系出事了怎么办!”milocit看他还想叨叨,突然熟练的叼住了wishiwashi的尾巴,使他闭嘴。“放心,我睁着眼睛都打不到。”“但愿。”
愿美梦神保佑。
恩,愿美梦神保佑。
5
“我一定会变成笑柄吧……”
当然,不然那异色的美纳斯还能跑?
“他挺好看的”
这就是你用头接暴风雪的理由?
“你就已经在把我当笑柄了!”
你是领导,我们草系小队长,不能把尾巴垂下来!像你还是伊布的时候一样软弱。
“好啦……lotab,你再揪我的耳朵我就用叶刀让你再也去不了夜店。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真是个起名废(痛哭

骗子!根本!就!没有!宝贝龙!

难过

本命cp分手了………我……………要靠什么坚持下去啊……………

【陆皮】咖喱

1日常短小2凑数3讲真,儿童套餐真的又漂亮又好看又诱人4我想吃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\
和皮去咖喱店买咖喱,这sb对什么五花八门咖喱的都不感兴趣,唯独对儿童套餐垂涎三尺,可这个大男人又不敢明说,眼巴巴的盯着我。“夫人啊……”“别看了,我不可能生出来个小孩的。”“我知道。”他欲言又止,低下头看菜谱,像是要把它盯穿。
我开始翻看菜谱,一不留神,皮竟然开始对隔壁桌的小萝莉下手,不知为什么,把那个小萝莉吓得不断往妈妈怀里缩,再这样下去会被警察抓吧……我叹了口气,挥手叫来服务员。“两份儿童咖喱。”这下好了,不光服务员,连皮都惊讶的看着我。没办法,这个儿童套餐,太诱人了哎~

【陆p】无题

坐在屋里,门外只有电视的声音在不断的喧嚷。

似乎想起了什么,放下了手里的活,拖着拖鞋打开门,缓缓的挪到沙发上,平静的看着电视里的欢声笑语。拿起了芒果刨冰,不知为什么又放下。空气似乎要凝固了。无意识的瞟过旁边,隐约看到了一抹紫色剪影,猛地转头,什么都没有,耳边却传来他的声音。自嘲的笑笑,目光移回电视。

突兀的嘀嗒声伴着歌声,笑声,内心毫无波动,因为这些早就与自己无关了。哦,倒不如说是从那天以后就消失了。时间一点点过去,节目换了一个又一个,下一幕会发生什么早就完全知道了。

音响里好像混着什么杂音?不不不,这些都不重要了!夫人啊~刨冰这种东西,你不喂我吃我怎么吃的下去呢~我,马上就能去见到你了,可别说纪念pi这种坏气氛的话哦。
boom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是很难懂吧…手机打字一如既往的短小……考试前大家都在复习只有我在作死………

一个梦


有趣的梦,记下来好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\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啊我死了……因为什么而陷入这生与死的夹缝中已经记不起来了。眼前一片白,似乎还有三原色的色块浮现,恩,感觉还能动弹,使下劲应该还能回去吧?可为什么呢?我懒。既然已经是这个结局了,那就坦然面对好了。人生最后的消极?可笑哦。

一直有嗡嗡声,烦得很。耳朵不知为何有点疼,这大概算是这最后时刻的唯一不快了。没有了喘气的动作,可也没有窒息感,不知是在下落还是上升,反正不是静止。再然后就是短暂的人生走马灯,好短……来不及有什么心情就结束了。


眼前一片黑,最后的心情,似乎是愉悦?

陆夫人与并不是巨山的神经病院

1,这个是个有剧情的段子,灵感来自于陆夫人以前做的“爱忒发科斯”公司的解谜游戏。2,就是那个韩剧的一样的。3,主要带8012玩,别的看心情。4,会有下一章吗?5,挖坑好爽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咸湿的海风拍打在陆夫人脸上,本是艳阳高照适合睡觉的好天气,可他一直在紧紧抓着游艇的栏杆,腿不停的抖,显然一点也不放松。

谁tm能在以玩命的速度穿梭在暗礁中的游艇上放松啊!

与他完全相反的是放声高歌的逍遥船长先生“真男人~从来都不怂~我们划船不用桨~全~靠~浪~”

陆夫人这个私家侦探是拒绝来这座孤岛上的神经病院的,可他欠了委托人的人情。其实他也是拒绝这个明明应该在岛上居住的奇怪船长来送他的,可他是唯二能通过暗礁的人:另一个这个月休假。目前来说,陆夫人的内心,大概是在崩溃的边缘吧?

歌声突然消失,这位豪迈过头的船长先生好像察觉到了什么,“你确定今天是晴天?”他扭过头,保持着速度问身后唯一的旅客。

陆夫人被他无异于马路杀手女司机的玩命行为吓得魂飞破散“别看陆,看路!不对,看海!就算你不信我,你也得信天气预告吧?好吧是不靠谱,不过你看这天气,多么明媚~事实你总该信了吧,今天是大晴……”

旗还没竖完,一道晴天霹雳打断了他的“言灵”,紧接着就是瓢泼大雨。这片大海上唯一的两个人类都沉默了,他们也不得不沉默,因为刚才的一个巨浪,他们之间友谊的小船,彻底沉没了。

感想

写段子,真TM有趣啊!

【abo】是谁在装b

12team带夫人,校园设定,铃铛第一视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叫真红美铃铛,如你所见,是个b
现在是期中考试时间,可我们考场有一半的人都去上厕所了。别问我为什么,这种事用吊想想都知道,当然是有o煤气泄漏了。
可这个考场里明明是ob考场,显而易见,有人在装b


现在连老师都出去了,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。

那边那个大当家,你就别装了,你的手都抖的跟个筛子似的,都写不出来字了。实在忍不住就去厕所解决一下呗,哥们不会笑话你的。哦!我知道了,你是在留恋和麦扣老爷的宿舍吧,毕竟a和o是不可能在一个宿舍的。

还有毛豆和奶茶,你们不要仗着自己是b就光明正大的对答案,老师是走了,可是监控还开着呢,看来这回垫底的又是你们没跑了。

还有你pi,别以为你在角落里望天我就不知道你在装,你的大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一样,赶紧滚去厕所吧!


终于结束了,听隔壁ab的牧笛说,他们考场有o装b,早上起床没吃药,搞得考场里a的气味浓的都要实体化,连他这个b似乎也闻到了。

呵呵,看来这回的期中考试结束教导处的陆夫人又有的忙了

入坑纪念,蓝蓝的御剑啊啊啊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