乩蕲

请叫我祭旗。
狙射树枭真好啊……

一个梦


有趣的梦,记下来好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\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啊我死了……因为什么而陷入这生与死的夹缝中已经记不起来了。眼前一片白,似乎还有三原色的色块浮现,恩,感觉还能动弹,使下劲应该还能回去吧?可为什么呢?我懒。既然已经是这个结局了,那就坦然面对好了。人生最后的消极?可笑哦。

一直有嗡嗡声,烦得很。耳朵不知为何有点疼,这大概算是这最后时刻的唯一不快了。没有了喘气的动作,可也没有窒息感,不知是在下落还是上升,反正不是静止。再然后就是短暂的人生走马灯,好短……来不及有什么心情就结束了。


眼前一片黑,最后的心情,似乎是愉悦?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