乩蕲

请叫我祭旗。
狙射树枭真好啊……

引子

(只有pm,与神接触即为罪过,在一个湖边有一群水系和一群草系在相爱相杀)
美梦神
1
“潺潺之丘的名字里虽有丘字,但事实上,它曾是最大的火山群。当然,现在是最大的火山堰塞湖群。喜好淡水的大型水pm族群几乎都在这里居住,所以这里也形成了和陆地不一样的规则。

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领主—wishiwashi,大多生活在此的pm都见过他,但就算是原盖海龟中年纪最大的组长,也不清楚他到底是哪一种pm。我也见过他几次,按理来说他庞大而幽蓝的身体应该是极好辨认的,但我查过的任何资料都没有关于他的种族的记载,仅有的一点是一本特性学说里推测可能和弱丁鱼有些许关联,但这又怎么可能呢?与其相信这个,还不如相信他是变异的吼鲸王。

闲话到此为止,目的地快要到了,我,lotab,一个倒霉的莲叶童子,正要作为白刃的代表,去那水下世界和某位地位不低的pm(可能是我最怕的利牙鱼)交涉关于引渡一名美纳斯的问题。”

我无视掉和我一起搭顺风车的弱丁鱼的诧异目光,用小短手艰难的关掉防水录音笔,谁又没点个人爱好呢?



2
这tm就很尴尬了……谁知道路上遇见的弱丁鱼竟是个公务员。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在塔楼前刷脸上班(靠的当然是记忆力爆炸但不用在正地方的河马王),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蓄意跟踪我一路到维亚塔,好搞个炸弹式恐怖袭击以表对领主的不满。

更尴尬的事情发生了……这公务员居然是我这次谈判的对象!不愧是公务员,面不改色的打破了气氛:“虽然你的目的我差不多知道了,但是还是麻烦你详细的跟我说明下。”这小小的代理领主一本正经的看着我,可我却丝毫严肃不起来,因为我对弱丁鱼的印象只有剧院里的滑稽小丑而已。

但我作为白刃的一员、陆地于湖泊的交流大使,还是有着优秀的职业操守的。“白刃一直希望于潺潺之丘的领主打开友好交流的通路,而这一回,正是一个好机会。有一名叫做milocit的美纳斯在陆地上售卖禁花:葛拉西蒂亚,我们听说他现在正在领主的巢穴,白刃方面希望就此与领主wishiwashi进行合作,领主大人把他驱逐到岸边,然后我们白刃的草系小分队就会把他一举拿下。”
对面的弱丁鱼似乎动摇了,他晃着尾巴,突然又笑了起来:“好啊。”



3
milocit的眼前一片黑暗。实际上,他一点也不慌张,反道为一会儿迎接自己的草系们默哀起来。

眼前碍事的水草终于被拿下来了,与此同时,脱离湖泊的短暂不适感也涌了上来。不需要观察,美纳斯凭借战斗的本能释放了暴风雪。本能同时也告诉他这并不能给敌人带来重创,他只需要自己快一点…或对手慢点。异色的身体是白风中的最好伪装 ,粗略一扫…五个,真没新意,趁其还未反应过来,轻易的掉回了湖中。



4
围观的弱丁鱼迎了上来:“说好的下马威你怎么放暴风雪?!对面都是草系出事了怎么办!”milocit看他还想叨叨,突然熟练的叼住了wishiwashi的尾巴,使他闭嘴。“放心,我睁着眼睛都打不到。”“但愿。”
愿美梦神保佑。
恩,愿美梦神保佑。
5
“我一定会变成笑柄吧……”
当然,不然那异色的美纳斯还能跑?
“他挺好看的”
这就是你用头接暴风雪的理由?
“你就已经在把我当笑柄了!”
你是领导,我们草系小队长,不能把尾巴垂下来!像你还是伊布的时候一样软弱。
“好啦……lotab,你再揪我的耳朵我就用叶刀让你再也去不了夜店。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真是个起名废(痛哭